杭城昕雨

你心中山水万重,眼前自有大海星辰。

一个原耽脑洞

       自己爽了很久的小脑洞,统共就写了五百字小作文。大概就是伪魔门头子和伪纯良医生的二三事。当初在He和Be之间摇摆不定了很久,至今没能想明白……魔门头子其实撒fufu的,医生其实挺能打的,其中还有上一辈的老头子们偶尔客串一把,总体应该是篇小萌文。由于闺蜜的各种威逼利诱,我退一步海阔天空,干脆就不纠结,正文暂定是OE,番外可能会He。但是杭小城出品,质量一向没啥保障,尽量不坑叭。就是文笔太渣,有点羞涩啊挠头୧(﹒︠ᴗ﹒︡)୨

天下奇险与文人墨客的小桥流水。

【无双】沙雕幼齿梗后续

瞎扯犊子的幼齿梗后续

千秋串场有

ooc有

指甲刀有(假的)

糖人梗有

三年起步没有!(大写加粗)我相信凤二其实还是个挺正派的人!

人物是女神的,ooc我的

阿桃出品,质量没保证。

—————————————————

然而,就在崔不去默默愣神的一瞬间,某人见缝插针地把他从床上提溜了下来。

“你……”真是好生气呢,人生地不熟又不好发作呢。

“嗯?”凤霄依然一脸阳光灿烂,有一下没一下地捋着他一头的乱发,“小小年纪气性忒大,来,哥帮你梳头!”

崔不去:“……多谢恩公……”

凤霄似是没觉出他面色不善、咬牙切齿,一把将崔不去薅到铜镜前,叼着木梳摆弄起来。

期间崔不去多次用眼神隐晦地表达了对他手艺的嫌弃和质疑。凤霄假作不知,状似无意地揪下几根头发,把这倒霉孩子给恁蔫儿了。

鸡飞狗跳地把日常洗漱工作做完,已经过去了一个多时辰。凤霄合计了一下,还是不情不愿地决定带着孩子上玄都山。

于是把伸向对方后脑勺的爪子心虚地挪到骨头硌手的肩上:“慢点吃,仔细噎着,待会带你去见个人。”

崔不去把碗筷整整齐齐叠好,刚要开口问什么,又想起什么似的闭上嘴。哪怕是莫名认了个便宜哥,也同样是寄人篱下,没必要话多讨人嫌。

凤霄却像是看出他在琢磨啥,补了句解释:“放心,我的故人。”这位今天仿佛当笑不要钱,有能力挽救个把失足青少年了。

_-_-_-_-_-_-_-_-_-_-_-_-_-_-_

一时被姓凤的哪厮儿迷惑,崔不去就被他拖死狗一般马不停蹄地带去了玄都山。

两人甫一落地,凤霄便把他放了下来,站在原地等他休息。说来奇怪,这位不知上哪把他捡来的恩公似乎一直有意地克制与他有亲昵的行为。理论上来说这很可疑,但崔不去莫名地相信他。

或许?是他救了自己?

他这厢还满腹狐疑,凤霄悄悄瞥着,更觉得头疼。小孩子心思那么重,难怪不长个,还像个六七岁的娃娃。

“行了,休整完了就走吧,在前面,一刻钟就到了,走不动我背你。”

崔不去蹙眉摇了摇头,轻轻拉着凤二府主风骚的衣摆往前走。

由于带了个身子骨不大好的小拖油瓶儿,短短一条石板路走了小半个时辰。这才看见一座别庄,两人眼尖,一下便望见小院里有一黑一白俩人影。

“哟,凤二啊,无事不登三宝殿?”未见其人,也不知是多深厚的内力,才能让几十米开外的人听得清清楚楚。

“晏宗主,沈掌教,晚辈的确有事相求。”凤霄气沉丹田,尽职地演示了一个“皮笑肉不笑”,却对这两人还有几分尊敬。

“啧啧啧。”晏无师大爷似的坐在藤椅上,瞟了一眼崔不去,表情痛心疾首,“多大的孩子呀……尽干缺德事。啧啧啧。瞧瞧,嘴角吊俩秤砣似的,指不定怎么……哎……”感概地像真事儿似的。

凤霄:“……”他现在说自己什么都没做还有人信吗。

“晏宗主,沈掌教。”都被人家点名了,崔不去总不好再假装自己是空气,像模像样地行了个礼,“是这位恩公……凤郎君带我来见你们的。”

“恩公?”晏无师狐疑地挑了挑眉。

“不瞒晏宗主,其实便是与上回沈掌教一般,毫无征兆就……”凤霄也不管自己是不是背上了什么奇怪的嫌疑。又顾忌着还有个鬼精的崔不去,不好说的太直白。

“哦—”晏无师心领神会地点头,毫不掩饰自己的幸灾乐祸,“这不是那什么自有天收么,是吧阿峤?”

沈峤小心翼翼地沏茶,笑得十分温雅:“是啊,晏宗主真是越来越有自知之明了。”

晏无师上沈道长这儿碰了一鼻子灰,心情自然十分不爽:“急什么?真有谁有这般神通也撑不了多久,最多一天,自然会好。”说罢挥了挥手,示意两人跪安。”

“哎……崽大了,都不知道捞点东西孝敬长辈……”

“别闹,你不是什么元气大伤要好好休养吗!”

—————————————————

两人一路无言地走到山脚下,树荫里一个卖糖人的小贩正摆放好他的作品。这人不怎么叫卖,看起来老实敦厚,东西倒确实不错。

“这位公子,给孩子买根糖人不?”

“嗯。”凤霄又敛了语气转头问崔不去,“浇个什么?”

崔不去若有所思地环绕四周,眼神定了下来:“师傅,就浇这位大哥行吗。”

“好勒!”小贩笑出一口白牙,麻利地动起手来。

于是凤霄亲眼看着这蔫儿坏的孩子一口将那与自己有几分肖似的糖人咬掉了脑袋。

“对了恩公。我有一事不明,可否求您解惑。”崔不去吸溜着糖人说到。

“嗯,你说。”

“我见这周围人的衣着,款式大有不同,加上您与晏宗主的话,我……大概不是离开了原先的地方,就是离开了原先的时间罢。”

歪打正着,被这倒霉孩子给猜中了,凤霄只好含糊其辞地回道:“也不远,就十年后罢了。”

崔不去听了这话,便不再言语,专心致志地和糖人杠上了。

“对了孩子,我都答了你的问题,那我也问问你。”凤霄蹲下身子,“你睡下之前在做什么,身在何处?”

崔不去身子一僵,老气横秋地叹了口气,“跑出崔家,再破庙里。”

他知道,这里的一切像是虚幻一般,一旦回去,他仍要面对那个残忍的现实。

忽然,一双手终是忍不住抱住了他。凤霄像是在看他,又像是透过岁月在看另一个人:“这些……你都未曾与我讲过。”若可以,他是真想把这孩子扣在自己身边养大,不教他受一点委屈。

可惜温情似乎是个错觉,转眼凤霄便对他笑得一脸挑衅,“柴杆儿似的小豆芽菜,恩就别报了吧,回去好好练练,长大再来找我!”

崔不去在心中把白眼儿翻到了天灵盖上。又拧出一个三分乖巧,两分倔强,还有几丝不舍的眼神:“我会回来的!”开什么玩笑?就冲这表情也得回来搞死你……



不出晏无师所料,没过多久,崔不去醒来就又回到了那间破庙里。若非嘴角难以擦去的糖渍,这的确就是场不切实际的美梦。或许他很快就会忘记,有太多的事是他要做的了。




—————————————————

次日清晨。崔不去照常早早醒来,正寻思着找个什么理由在睡会,便看见某人一颗大脑袋枕在他手臂上,睡的正香,差点没把人给掀下去。

“诶?去去你醒啦?”凤霄正迷糊,十分口无遮拦,“变回来就是不可爱,小时候傻乖傻乖的,还粘着我喊哥哥呢……”

崔不去觉得此人大概还没睡醒,急需冷静,便一脚踹上他的腰间。

“啊!”凤霄一唱三叹地惨叫一声,演技浮夸地滚下床去,同时完美保证了发型配饰一个不乱,“谋杀亲夫啊……”

崔不去:……


今天侯府的早晨,依然很不安宁呢……



——end—————————————


沙雕脑洞第二弹,大家轻拍啊!顶锅盖跑。

【无双】emmm千秋番外的幼齿梗


千秋番外的幼齿梗
虾扯蛋有,脆脆身世不确定,是我夏吉尔bb的,千万别信。
阿桃出品,质量没保证。
人物女神的,ooc我的。
鞠躬jpg.

ps:私设,小脆脆那时候刚刚离开崔家,当然,也是瞎bb的,头给你们,随便锤。

—————————————————

二月初春,料峭的春寒还没走干净,小片小片的绿荫就以悄悄冒出了头。清晨薄雾未散,便知又是生机盎然,春意烂漫的一天。

不巧,大家高兴,凤霄却头疼得很。看了眼床上睡得很不安稳的小崽,他仿佛闻到了现世报味道。

事情是这样的,这个月他似乎命犯太岁。月初接了个案子,一个没处理好让犯人服毒自尽了。啥也没问出来,回家被崔不去横眉竖眼儿的鄙视了一番。憋着口气去解剑府凑合了几宿。结果刚准备搬出来,又和乔仙冤家路窄极其幼稚地打了一架。,消息传出去又被踢出家门风餐露宿几天。

好容易昨天回家歇下,半夜还好好的。早上爬起来就看见身边只有个眉眼与某人八九分相似娃娃。

他瞥了眼镜子里自己睡眠不足的模样,发现还别有一番美人憔悴的韵味。阿弥陀佛,他真的什么都没做……

崔不去醒来时看见的就是凤二府主顾影自怜的景象。强压下额头几条快乐的小青筋,装出一副温良恭俭让的样子:“咳咳,这位……恩公……您……”您可别对镜贴黄花了。

凤霄冷不丁一回头,正对上这孩子懵懂无辜(假的)的眼神。还没来得及心头一暖就意识到了一个更严重的问题:“去去,你不认识我?”

“去去是谁?”崔不去不无疑惑,心道这人眼力劲儿竟差成这样。

“你今年几岁?”

崔不去答道:“刚刚十岁。”

“你,额,姓甚名谁?”

崔不去本已耐心告罄,听到这句话,迟疑了一下,脸色沉了下来:“阶……崔阶。”

凤霄嘴角一抽,心道这下完了,怕不是记忆也倒推了十几年。而且刚问完姓名,这小崽便像长了刺似的,无端戒备起来。

“不知恩公名讳,若有一日我还能回来,定当报还。”

啧,瞧这冷淡疏离劲儿。凤霄被他这早慧模样硬是逗乐了。想到这好感还得重新培养,一时又不知该哭该笑。

他忍不住端详起眼前的孩子。个头不高,实在不像十岁的少年人,脸色苍白,瘦的皮包骨头,看起来骨肉支离的。目光掩在睫毛下,一身短了一节的衣服看起来像个体面点的小叫花子。

他伸出手想把这瓷娃似的的孩子揽进怀里揉揉,又硬生生地停在半空收了回去。

“凤霄。”他随意地揉乱了崔不去唯一齐整的发顶,垂了垂眼:“其实你也不必知道,毕竟以后总会遇见的。

崔不去正悄悄觑着他的脸色,习惯性的琢磨起他这句话的意思。猝不及防便见这位恩公笑了笑。

如春花绽放,水帘泄珠。

十年,从没有人对他这样笑过,他一懵,想的东西有那么一瞬间被忘了个干净。

———————————————————
TBC



小学生文笔,这辣鸡玩意儿可能还会有二。顶锅盖跑……

……这个软件大概中毒了……

【拒绝校园暴力,我们在路上】

德古林那:

憋了很久,还是想在这里瞎逼逼一下。















我有一个初中同学,在初二我得肺炎半死不活的时候,在教室里,用很恶心的话当面侮辱我,两次。















——打出来都怕脏了各位的眼睛。















为什么呢?只因为我不愿意帮她的“朋友”,一个和我八竿子打不着的女同学占座。















我怒了,起身要动手,被其他家长们拦住了。















过后呢,我去打点滴,她用很“诚恳”的言辞在电话里向我道歉,哭着保证“再一再二不能再三再四。”















当时年轻啊,忍了。















今年我高一。















我这个人呢,不太合群。















她呢,见人说人,见鬼说鬼话。















新班级里认识我的只有她,她却认识很多和她一起补课的同学。















背地里,她用更加肮脏的话来污蔑我,诽谤我,说我经常挑衅,被她打得进了医院,出院后又挑衅,又被打。说我勾引男生摸胸,以及种种种种更加莫名其妙的指控。















不仅如此,这位仁兄还顺带着黑遍了我的初中班级。从同学到家长再到教师,无一幸免。















顺提一句,她曾经当众表示自己是一名蕾丝,并以此为骄傲。她曾追求过初中的化学老师,种种纠缠,被拒后崩溃大哭,吵着要跳楼。现在,自称在追求一名初三的学妹。















更为可怕的是,被无故侮辱的这些同胞们,全是曾经无私帮助过她的人。















包括我。















于是呢,那天中午,我把她喊到了一间空屋,当着班主任的面当面对质。















这位狗逼一开始死不承认,后来更是当众叫嚣:“你要什么呀,要我的命吗?”















我说抱歉,你这条命,谁稀罕要啊。















这场撕逼发生在十一月份。班主任警告了她,又让我们不得声张。















从此,我再没跟她说过一个字。















这一年的一月末,她才给我写了一封“道歉信”,信中极尽能事地逃避罪恶,洗白自己,还想要我感激涕零地原谅她,“重新成为好朋友”。















班主任呢,劝我放下,劝我原谅她。















我呸。















她在那篇被自称为道歉信的废草纸上写,以后若再评论他人,以命相抵。















——我去你妈的。















若是泼完脏水后以命相抵便够了,哪里又来那么多怨怼和死仇?







她根本没有意识到,这是一种名为“言语欺凌”的犯罪。







被她辱骂过,被欺凌者欺凌过的孩子数不胜数,但是,只有我一个人有胆量站出来。







其余的人,要么体格瘦弱,要么性格怯懦,要么没有后台撑腰。







而她呢,家长疼爱,要什么有什么。







老师?大事化小,小事化了嘛。







更多更多的,遭受欺凌与刁难的同学们,还在一片黑暗中孤立无援。



在这里,我不是想单纯地讲个故事卖卖惨,让导师转身。我知道,比我更惨的孩子,还有好多好多。



救救孩子。



如果见到校园暴力,请尽量拔刀相助。



至少,不要承载着种种顾虑,成为一个冷漠的中国人。



有一份光,发一份热。



【拒绝校园暴力,从你我做起。】

最后,请务必点点小蓝手,能转载当然是最好的朋友了。

用不着喜欢这几个破字儿。

或许,您的举手之劳,可以唤醒一个孩子的心。